6月14日

2020-02-03 09:22

上海厚丰筹划转让控股权的时机极为微妙,正卡在皇台酒业摘帽进程的关键时间点。去年,皇台酒业顺利扭亏为盈,实现营业收入1.0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34.41万元,在业绩方面具备了摘帽条件。然而业绩扭转并非意味着摘帽已成定局,自去年6月以来,皇台酒业对外公告的合同纠纷、债务纠纷便有多起,诉讼标的金额高达3亿多元。而皇台酒业2015年全年净利润仅为650万元,很难补足债务诉讼带来的财务危机,不排除会有停牌退市的风险。

中国品牌研究院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朱丹蓬表示,此次转让股权存在两种可能,第一,有新的资本进入皇台酒业;第二,皇台酒业意图卖壳求生。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指出,皇台酒业上市多年,在区域内有一定知名度,不排除有公司看中其品牌价值及上市资质,进行优质资产的再投资。皇台酒业现处于低谷期,投资价格较为划算。而新的资本进入后重新构建产业结构,将有利于皇台酒业摘帽。

值得一提的是,原告中不仅有过去的合作对象,还包括皇台酒业的二股东北京皇台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及后者的控股股东甘肃皇台酿造(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朱丹蓬表示,皇台酒业股权构成复杂,内部股权结构频繁变动,现其业绩低迷,股东对其信心匮乏,造成频频讨债的局面。目前皇台酒业身陷债务纠纷漩涡,若无外来资金注入,随时可能崩盘。

6月14日,皇台酒业发布关于重大事项的停牌公告称,近日接到公司第一大股东上海厚丰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厚丰”)的通知,上海厚丰正在进行转让公司股权事宜的商业谈判,如谈判成功将涉及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据资料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上海厚丰直接持有皇台酒业3477万股,持股比例为19.6%,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据皇台酒业公告显示,4月21日,皇台酒业向深交所提交了撤销对公司股票交易退市风险警示的申请。皇台酒业证券部工作人员杨新年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原则上摘帽申请提交两个月内会有反馈消息,这也意味着最迟在6月21日,皇台酒业能否摘帽便会有定论。记者询问其上海厚丰筹划转让控股权一事, 他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

事实上,皇台酒业也在实施自救,此前,其宣布拟以公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配套融资的方式进行重大资产重组,这也被业内解读为皇台酒业在退市危机之下,有意卖壳以解除眼前困境。重组计划失败后,4月其发布公告称收到甘肃省葡萄酒协会对公司葡萄酒新产品开发项目给予的500万元专项补助资金。按照《新企业会计准则——政府补助》的有关规定,上述补助款属于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计入2015年当期损益,预计将对净利润产生一定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