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长庆、延长石油采取严厉处理措施

2020-01-29 12:56

王永明表示,原油泄漏频发,说明在陕北油气田开发过程中,环境应急设施不完善、环境安全得不到保障;其次,环境安全隐患排查不深不细,很多输油管线、集输站、井场运行时间长、地质条件差、监管也不规范。

专家表示,32万元的处罚,在新《环保法》中算是最高限额。但这样的数目对石油企业来说,“九牛一毛”都算不上。漏油事故频发,反映出一方面环保监管问责制度不到位,另一方面,有关生态补偿的法律法规不健全。

面对两大难题,延长石油、长庆油田负责人表示,目前只能加强管线巡查、检测,及时修补、更换问题管道,完善管道泄漏应急预案。他们建议,要想更加有效地防止漏油事故发生,还需加强内检技术突破和管道标准制定方面的工作。

原因之二:管线老化严重。据介绍,原油管道寿命一般是20多年。管道使用的前2、3年属于“婴儿期”,15到20年为“中年期”,20年以上为“老年期”。目前长庆油田在陕北的管道60%以上都进入了“中年期”,部分进入“老年期”。

2015年陕西省环保厅公开的“黑油井”调查通告显示,2008年以来,在经济利益驱使下,陕北当地村民小组或个人私自揭开废弃油井进行采油,或转租、承包给他人开采,非法牟利。

记者采访了解到,陕北的油井大部分隶属延长石油和长庆油田。延长石油共有19个采油厂,10余万口油井,原油管道近1400公里;长庆油田横跨陕甘宁蒙晋5个省份15个地市,下设12个采油厂中有9个在陕北。长庆油田在陕北铺设的各类原油管道约25000公里。过去30多年,在陕北的一些采油“老区”,因连年漏油,给当地造成严重污染。

多位油企管理者表示,管线老化严重、地质灾害频发、管理存在漏洞是导致原油泄漏的三大主要原因。记者调查发现,当地油企和政府缺乏全面详实的污染统计数据,且没有建立完善的生态补偿标准。专家建议,需尽快立项摸清陕北污染真实数据,建立健全生态补偿标准,引导企业与高校、研究院等机构合力破解治理难题。

原油泄漏多发于每年3、4月的河流解冻期和6月至8月的汛期。多位专家表示,原油泄漏频发大致有三个原因:地质灾害较多、管线腐蚀严重和管理存在漏洞。其中,30%起因于自然灾害,60%因管线老化腐蚀,也有极个别因第三方施工或人为打孔盗油所致。

而石油开发企业疏于管理,整治回收、封井力度不够,使“黑油井”有可乘之机。当地政府及各职能部门各种利益交织,关系盘根错节,打击力度不大、整治缓慢,致使“黑油井”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自2008年以来逐步在当地形成“毒瘤”。

记者从延长石油集团管道运输公司了解到,管道检测分为外检与内检。在国内,干线、支线管道的外检技术成熟,但内检技术仅限于干线管道。支线管道因口径小,检测设备无法放置,成为了原油泄漏的重灾区。而这一技术,在国内、国外都尚属空白。

记者多次在延安市安塞县、志丹县、吴起县等地走访时看到,沟峁间的绝大部分山头都有油井平台,每个平台上约有8、9口油井,“磕头机”24小时不间断作业。安塞县招安镇李家沟村自1986年开始采油,算是安塞县的“采油老区”。李家沟村一名村民说,在14平方公里的村里,油井就有近400口,村里油井密度很大。

2014年6月至8月,陕北又接连发生多起原油泄漏事故。6月24日,吴起县白豹镇发生一起重大原油泄漏事件。据当地村民描述,泄漏的一瞬间,原油直喷如柱,随后流入乡镇街道,整个白豹镇弥漫着原油气味。一时间,泄漏的原油形成了小小的“堰塞湖”。

据陕西省高校一名生态学专家介绍,延安10%的井场位于一级、二级水源保护区,其中王瑶水库作为延安唯一的饮用水源地,其流域内有8家采油厂,11133个油井。延河流域曾出现过大面积的劣ⅴ类水质。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每年数十次的漏油,让黄土高原生态环境更加脆弱。过去十几年里,面对频发的漏油事故,当地政府却很少对公众“发声”,“神秘”的环保危机数据也未公开。随着新《环保法》的出台,近两年陕西省环保厅与陕西省安委办先后多次约谈了长庆、延长集团,并对两大企业开出了最高限额的罚单。其中长庆油田被罚32万元,多名一线工人、基层管理人员给予2000元至4000元不等的罚款,多名责任人被免职。

原因之三:管理存在漏洞。陕北油田开发,被称为“没有围墙的工程”。采油平台点多、线长、面广。延长石油一位基层工作人员说,原油技术管道大多埋放在冻土层之下,检测难度较大。“一般采取按点检测,无法实现全线覆盖、无死角检测。另外,油井多在荒坡荒山上,对监管和巡查也带来困难。”

多位专家表示,治理陕北原油泄漏目前存在两大难题:一是管道内部检测技术空白,导致原油泄漏预警精准度不够高;二是更换管道成本高,企业经济负担重,致使老化管道更新慢。

据当地媒体报道,9月23日,延安市安塞县境内的长庆采油四厂发生一起漏油事故,导致周边庄稼被污染。初步调查起因为输油管道破裂;7月10日,志丹县境内的延长石油采油厂发生原油泄漏,流入河沟约2公里,导致河流污染严重;5月26日,延安子长县发生一起原油泄漏事故,约1.7吨原油排入当地的小型水坝中,导致水体污染。

在当地一户村民家中,记者看到,刚抽出来的地下水表面漂浮着一层“油花花”。村民说,吃这样的水有6、7年了,新抽的水都要用瓢撇了油,然后蒸发两三天才能吃。李家沟村多位村民均表示,自家水井都不同程度被污染。

陕西省环保厅官员曾在约谈会上表示,对于环境安全事件,陕西省采取“零容忍”的态度。要求长庆、延长石油采取严厉处理措施,遏制环境污染多发、高发态势,彻底解决影响群众生命健康的环保问题。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从主观来看,过去30年油企快速开发,建设项目因层层转包,工程质量问题较多。比如很多复合管道,内外管道焊接不到位,容易断裂;同时,当地一些老百姓靠油吃饭,打洞盗油时有发生,甚至私自开办黑油井,牟取暴利。”西安石油大学化学化工学院屈撑囤教授说。

在陕北多地,原油泄漏已经是“家常便饭”。早在2012年4月份,陕北安塞县、宜君县等相继发生泄漏事故,环保等部门当时调查认定为管线老化所致。据当地媒体报道,2012年6月,榆林市靖边县发生一起原油泄漏事件,致使当地一面积达800亩的水库受到严重污染,大量鱼蟹死亡,村民及牲畜无法饮水,经济损失超百万元。

原因之一:地质灾害频发。长庆油田安全环保处科长何战友介绍,陕北处于湿陷性黄土区域,沟壑纵横、土质疏松。3、4月份河流解冻期间,山体常出现滑坡、垮塌;退耕还林后,汛期雨水明显增加,小区域的强降雨来势猛、时间短,常夹杂冰雹,导致原油集输管道出现错位、拉断引发原油泄漏。

被问及为何不及时更换时,企业表示,管道更换投资巨大,不可能一次性更换全部管道。据相关负责人介绍,细管线价格从8万元到15万元不等,粗管线从80万到上百万不等,延长石油的1400公里管线,全部更换至少要花费7、8亿元。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说,石油管道漏油早已是业内常态,多是管线腐蚀老化造成破裂。泄漏原油经过之处寸草不生,造成土壤水体污染,严重破坏生态环境,也给村民生活生产带来影响。

采访中有专家还表示,他曾走访10个井场发现,每个采样点都不同程度受到石油污染的危害。其中,有些油厂将未经处理的含油废水直接排放,对地下水和地表水均造成了很大的污染。“由于河水被污染,吴起县一油井下游几十公里看不到像样的蔬菜大棚;宝塔区一蘑菇种植大户,因井水被污染蘑菇大量枯死。”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煤炭、石油等能源资源丰富的延安、榆林等地走访发现,近些年陕北地区原油泄漏频发,不仅导致部分村庄土壤、地下水严重污染,给当地居民生活带来困扰,也使黄土高原的生态环境变得脆弱。

2015年,陕北地区发生大大小小的原油泄漏事故20多起。其中,3月至5月就发生了7起原油泄漏事故。延安市吴起县3月底发生一起较为严重的原油泄漏事故,泄漏原油达20方左右,在沟道形成了宽约三、四米,长约四五百米的“蜿蜒”油河。

据介绍,内检相当于给管道做“b超”,不仅需要专业设备,还需要专业的、有经验的人才。今年延长石油花了1000多万,邀请一家专业管道检测公司做“内检”,但也仅限于大口径管线。小口径内检,可以说是无解之难题,导致漏油事故预警难以实现。

两家油企的负责人还建议,企业要积极联合国内外一些权威的大学、科研院所,共同攻关小口径管道内检技术;同时,石油企业在技术突破的前提下,需加大力度培养管道检测的技术人才,力争让内检成为常态化。

免责声明:

陕西省环境应急与事故调查中心工作人员王永明说,输油管线腐蚀破裂,一方面是因为输油管线建设没有达到国家标准,当时建设时,设计标准低,使用寿命有限。另一方面,也说明企业对环保工作不够重视,管理不到位。